初临酒

这里阿初~
渣词/渣画/渣ps/旅行/稻米/月饼/古风圈

意面这本书。。我送给cp去年的生日礼物。。。至今没有吃到,怨念

慢食堂:

:D

AlieZ:

[菜单] 番茄肉酱意面+西兰花+培根煎蛋+葡萄+薄荷菠萝+卡士酸奶
之前有粉丝问,为什么要把薄荷和菠萝拌一起?!味道会很特别,很清新~😏

上邪【完】

小凡不是小寂。。。?

.:

【27】


【28】






师叔冷冷道,“那你们想怎么办。”扫一眼众人,声音更冷,“杀了他?”




诸峰长老沉默。




但有一个年轻弟子的声音大着胆子说,“恕弟子无礼,此刻最要紧的事不是如何处置张小凡,而是……”




弟子欲言又止。




师叔看去,见说话的弟子有几分眼熟。




掌门道,“你尽管说。”




师叔想起来,这名弟子来过无我峰,张小凡管他叫,‘十九’。




十九的声音响亮,在大殿之中隐隐回荡,“这个张小凡,到底是什么?”




掌门等诸位长老皱眉,却不能答。




张小凡是什么。




是血洗了云海千峰的妖魔,是心地赤诚的少年,是无我宫的首座弟子。




这些若答了,那便是云海千峰收了妖魔做弟子,传扬出去,千峰如何立足。




师叔却道,“张小凡,便是张小凡。”




师叔的声音冷冽坚定,宛若碎冰一般,闻之令人精神一凛。




十九却道,“师叔这样说法,如何能够服众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服众?”




十九道,“弟子方才听众位师叔师伯议事,心中也想到了一件事。伏羲印松动应该就是从小凡降生开始。”




掌门掐指一算,恍然如此。




十九道,“当初那妖魔被重创之后恶念不散,寄生人间,潜入我云海千峰多年,可见其阴险狡猾。上一次我门折损惨重,而今这妖魔已习得我门诸般心法,若待那妖魔发难,只怕……”




掌门肃然。




藏锋山的师兄与张小凡素有交情,心怀不忍,道,“那也未必,小凡他天性淳善,又受了多年教化,说不准……”




十九说,“我曾亲眼见到小凡因为一点小事使出了九殛天雷。”




此言一出,全座皆惊。




那藏锋山的师兄也不由得说,“九……九殛天雷?”




十九垂目,淡然说,“当时小凡杀的是一只妖魔,我想着,除妖也是寻常事,小凡只是手段狠辣一些,但到了今时今日,再想一想,才发觉那是天性凶残。”




掌门说,“此事还有何人知晓?”




十九说,“当时只有我在场。不过,掌门若是不信,可以试一试张小凡。”




掌门沉吟,“要如何试。”




十九说,“十九听闻,藏锋山中有一处眠剑谷。”




藏峰山师兄起初诧异,心中一转念,愕然道,“怎能如此!”




十九反问,“为何不能如此?”




掌门一时没有想明白,问道,“十九,你细细说来。”




十九道,“眠剑谷中有千百神兵利器,天长日久,浸透山中精华,若遇邪气侵袭,便会激发剑气抵抗。”




掌门微微变色。




按十九的意思,将张小凡押入眠剑谷,那千百道剑气一同袭来,无疑万箭穿心,齑粉血肉。




藏锋山师兄气道,“小凡以前就进过谷,当时可是太太平平的!”




十九说,“那时候,张小凡将魔气掩饰得好,三师兄一时没有察觉,也不出奇。”




藏锋山师兄霍然起身,“若掌门决议如此,藏锋山上下无话可说!”




他拂袖而去。






掌门犹豫不决,看了一眼师叔。




师叔走来,站在掌门身前,面容淡漠如冰,“我问你一句话。”




掌门心中叹气,道,“师叔请讲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我禁闭宫门,封印山峰。此生此世,绝不下山半步,”他说得淡漠,却是一字一句震若雷声,“若云海千峰容不下我们,我们便远远的离开。”




掌门说,“师叔说离开,师叔要去哪儿。”




师叔说,“东海之外,荒境之外,再不然,我们去傜山。”




掌门苦笑,“那种虚无缥缈的所在,师叔要去哪里找寻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无论去哪儿,我们再也不会回来。”




掌门沉默片刻,说,“师叔,请随我来。”










后山。




伏羲印地。




漫天金圈黯淡的黯淡,破碎的破碎。




掌门与师叔立在封印之旁,山风吹来,吹得两人衣袂飘动。




掌门说,“师叔要走,我不会阻拦师叔,但师叔可曾想过,你们走后,伏羲印当如何处置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我带走小凡,你们也就不必担心伏羲印。”




掌门长长叹了口气。




师叔皱眉,“怎么?难道……还有我不知道的隐情?”




掌门沉默许久,说,“师叔应该知道当年一战,重创我云海千峰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

掌门说,“重创的不止我门中弟子,还有这主峰的石心。”




师叔错愕,“石心?”




掌门说,“师叔与那妖魔对战,却不知那妖魔的来历,当年掌门拼尽性命封印伏羲,无意中看透了妖魔的本相,竟是出自仙山石心,石心牵连千峰,一旦动摇,千峰崩塌……”




他一手负在身后,喟然一叹,“这清平世界,便荡然无存了。”




师叔默然,头顶苍穹无尽,云痕又长又淡,越发显得疏朗。




人的心这么大,可以装得下一天一地。又这么小,装下了一个人,便再也放不下别的。








张小凡从睡梦中醒来,看见床边坐着师叔,便往师叔那儿挪了挪,含糊说,“师父。”




师叔把手掌贴在小凡的面颊上,说,“怎么现在就睡了。”




小凡握住了师叔的手,用面颊蹭了蹭掌心,说,“困得很。”




师叔笑了笑,说,“我一不盯着你,你就犯懒。”




他看着小凡的手,肤色青黑,手背浮着一根根青筋,指甲漆黑尖锐,张小凡的语气神态也一如以往,但一头透着血红的乌黑头发和越发狰狞的面容,却是越来越不像原先的小凡。




小凡说,“师父。”




师叔回过神,“嗯?”




小凡说,“他们打算怎么处置我。”




师叔默然。




小凡握住师叔的手,忽然抿唇一笑,说,“师父也不必去镇压什么伏羲印,镇压我就是了。”




师叔嗔怪的看他一眼,说,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说这些话。”




小凡说,“看见了师父,我忍不住不说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早知道,不收你这个不规矩的徒弟。”




张小凡说,“不收就不收。我不叫你师父了。”




师叔挑眉。




张小凡看着师叔,“丁隐。”




师叔眸色动了动,嘴角不由得温柔一分。




张小凡问,“你肩上的那道伤,痛不痛。”




师叔说,“许多年前的伤,早就已经不痛了。”




张小凡抬起手,想抚一抚师叔的肩,但看见了自己怪形怪状的手指,动作便是一停。




师叔却握住了这只形同兽爪的手,放到了唇边亲了亲。




张小凡省悟过来,结结巴巴的说,“我这样,这样……不行。”




师叔说,“怎么不行。”




张小凡支吾,“不是……不是我们自己家里,”




师叔好笑,捏一捏张小凡的鼻子,“在家里有一个小娃娃,你又施展不开来,是不是?”




张小凡却说,“现在不行,等我治好了……这些。”




师叔凝视张小凡,轻叹一声,俯身吻住了,袖中的手指轻弹,在门窗施了禁声咒法。








温存之后,师叔坐起身,撩起了床帷,将里衣穿上,他的脖子后背都有抓出来的血痕。




小凡看在眼中,便格外难受,凑过去吻那些伤痕,郁郁的说,“一时没注意……”




师叔一笑,摸了摸肩头,说,“比这道伤,总是轻了些。”




小凡更郁闷。




师叔穿上了袍子,回头看小凡。




小凡也正注视师叔。




师叔莞尔一笑,“看什么。”




小凡说,“师父有什么事瞒着我。”




师叔重在床边坐下,摸了摸小凡的长发,“怎么这么说。”




小凡凝视师叔双目,“师父,我不怕。”




师叔也看向小凡,轻轻额说,“你的处置法子,其实已经有了。”




小凡心中微微一震,却不流露出来。




不管结果如何,自己都愿意承担。




只要丁隐说了,无论什么,自己都愿意去做。




师叔说,“无我宫闭宫封山,你要留在宫中。”




小凡一怔,脱口而出,“那师父……”




师叔说,“我在山下陪着你。”




小凡情急,握紧了师叔的手。




师叔觉得出小凡的指尖冰凉。




小凡道,“我……我见不到师父吗。”




师叔默然片刻,说,“总有相见的时候。”




小凡急忙问,“那是什么时候!”




师叔说, “我给你留下几卷经法,还有些丹药,你要时时研读,待你魔性去除,恢复本貌,我们自然可以相见。”




小凡心中从未如此不安,“那若是……若是我……”






若是我万年魔身。难道你我再不相见?






师叔看着小凡,他的一双眼从来如玄冰一般无波寂静,此刻却有了哀愁。




他有了哀愁,就如画中的桃花活了过来,一点色,一点香,一点软,一点缱绻,一点红尘。




师叔说,“小凡,我知道这样对你而言太不公平。”




他的面容美若天人,却只在此刻,才令人心醉神驰。




唯有舍不得,方可知苍生。




师叔说,“我知道你会不快活,我知道你会挨无限苦楚,我都知道……但我,想要你活着。”




他垂下眼,睫毛簌簌而动,轻轻的说,“人只有活着,才有相见的一日。”




 






小凡还能如何。




张小凡面对这样的丁隐,还能如何,












张小凡被送回了无我宫。




师叔亲手封了无我峰。




张小凡一人留在宫中,偌大无我宫,显得分外冷清,他这里走走,那里走走,却找到那兔子小馒头,想来是师叔偷偷留给他的。




张小凡捧着兔子馒头,弹了弹馒头,听着馒头叫了一声‘小凡师兄’,嘴角微翘的笑起来。




就此日升日落,云海生灭,年复一年。




张小凡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,起初还记着过了几天,但日子一久,索性就不记了。










有时候下雨。张小凡抱着小兔子馒头就坐在窗边,看着绵绵细雨。




水汽缭绕中的无我峰,墨绿得郁郁葱葱,宛若一块沉璧。




张小凡看着雨云,想着,不知道师叔有没有听见这雨,想着自己。




张小凡想第一次相遇。想师叔揭开了自己面上的红纱。想满天星斗,师叔梳着自己的头发。想窗外的白樱,春光晴好。




魔身依旧,没有半点消退的迹象。张小凡虽然着急,却也记得按下性子来继续参悟道法。







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一天,一道云光落在了无我宫。




小凡讶异。




云光消失,出现的却是十九。




小凡认了一会,才认出是十九。




十九穿着冕服,青色的织锦,镂着金边团纹。




小凡的肩上趴着小兔子馒头,小兔子说,“不认识,不认识,打出去。”




小凡喝止,“不能胡闹。”




十九环顾四周,见窗明几净,花木繁茂,一棵桂花树开着星星点点的金黄花朵,暗香浮动,“你一个人,过得倒也不差。”




小凡说,“是我道心不诚,明天只会捣鼓这一些。”




十九看向小凡。




他还记得小凡原貌,那是个极年轻俊朗的年轻人。而今,却是一头极长黑发,发丝黑中透出血色,隐隐不祥。一身黑袍,袖子宽大,显然是为了掩住那一双似爪非爪,似手非手的怪手。




张小凡面颊上的虫样怪纹淡了一些,但仍有红痕。




十九淡淡的说,“我今日继承了山门。师父将门令传授给了我。”




张小凡惊讶,高兴的说,“那真要恭喜你了。”




十九说,“掌门再过几年,也要将衣钵传承他人。”




张小凡一怔,“这么快?”




十九说,“不快,距离那一日,已过了近百年。”




张小凡怔忪,“……有那么久了?”




十九说,“我这次来,是要告诉你,待掌门退位,云海千峰诸门交替之后,我们会重新研判对你的处置。”




张小凡说,“是么。”




他毫不慌张,甚至笑了笑,说,“那我更要想办法,尽快祛除魔身。”




便是这份从容,令十九如鲠在喉。




十九说,“这百年来,你从未离开无我宫。”




张小凡点头,“自然没有。”




十九说,“你若要走,这封印是拦不住你的。”




张小凡诧异,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




十九说,“难道你不会不甘心?”




张小凡一笑。




花香既清且远,犹如这年轻人的笑容。




张小凡说,“我心甘情愿。”




十九握紧拳,“……若我们到时候商量出来,要你死,难道你也心甘情愿。”




张小凡摇头。




十九心中冷笑。




却听张小凡说,“我没有害过人,也不想害人。我为什么要死。”




十九咬牙说,“你是魔!”




张小凡说,“我是魔,又如何。你们怕我魔性难消,我承认,但这魔性与生俱来,非我所愿。我心由我,自有我控之。十九,不管旁人怎么说我,怎么看我,怎么待我,我也绝不动死念。”




十九看了张小凡好一会儿,说,“小凡,我来之前,原本是想看你过得多么不好。”




张小凡一怔。




十九自顾自的说,“我武功高,悟性也高。师父和掌门都说,我是这一届弟子中的翘楚,但我心中,却是羡慕你。羡慕你被师叔选中,羡慕你的道法威力,羡慕师兄弟们这么喜欢你……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我一直想赢过你。”




张小凡有些尴尬,想劝十九两句,却听十九说,“就连继承山门,你也赢过我。”




张小凡忙说,“这一点,我输给你了。你已经是山主……”




十九诧异的说,“你早就是山主了啊。”




张小凡哭笑不得,“师父还在,无我宫自然是……”




十九神情怪异的看着张小凡。




张小凡心中猛然一震。




十九说,“你不知道?”




张小凡问,“知道什么?”




十九面色一变,转身要走。




张小凡一把抓住十九胳膊,指甲刺破大服,划过皮肤。




十九吃痛皱眉。




张小凡道,“我该知道什么?!”




十九说,“小凡,你……你真的不知道?”




张小凡神情已泛出一丝煞气,“说!!”




十九咬了咬牙,索性和盘托出,说,“就在你回无我宫的第二天。”








张小凡一掌挥去,生生打碎封印,空中宛若气爆一般震耳欲聋。张小凡连云光也不唤,飞掠向主峰。漆黑长袍,宛若一只不祥之鸟。






十九的声音在耳边回荡。




‘你回无我宫的第二天,师叔便亲身加固伏羲印’




‘以此为质,师叔请求掌门答应,容你闭宫为生’




‘小凡,师叔他……他早已不在了’










不会的。不会的。




张小凡双目血红,落在主峰上。




主峰弟子换了几拨,早已不认得他。




看见了形容如妖魔一般的张小凡,自然拔剑来围。




张小凡袍袖一振,那些弟子便被无形气浪拍开,长剑丁零当啷落了一地。








张小凡看见了后山的伏羲印传出的隐隐光芒。




他朝向拿出,一步步走过去。










“伏羲印共有三千三百三十三枚。”






张小凡眼中,漫天都是或大或小的金色圆环光圈,重重叠叠,毫无空隙,罩住半个山头。光圈之中,咒文密密麻麻列成环状,散发一种金色的光芒。








“加固伏羲印,需以魂魄淬化。”








金光之中,又有一层宛若冰晶一般的光芒。




那是丁隐的魂魄。




他的魂魄碎成千万片。






“小凡,我不会离开你。不会离开云海千峰。我会永在此地。他年,你来看伏羲印,便是看我。”






所谓道法无身,大道无形。




所谓道心不孤,所谓济世为怀。






统统是在骗我!




你说,人活着,才有相见的那一天。




你骗我!




你骗我!!




张小凡眼眶几乎破裂,渗出粘稠血泪,缓缓滑过面颊。










十九赶到主峰,却是胆战心惊,只见漫天黑云,将日光遮得丝毫不露,宛若深夜一般。浓紫色的雷殛接连不断落下,每一记都砸在主峰之上,山石崩落,山体动摇,竟有崩山之兆。




十九不及多想,立即捏诀施法,将法气凝成一条张牙舞爪的真焰天龙,直冲乌云,想要冲破天光。




但一道雷猛地击中龙首,竟将整条天龙劈的都粉碎,一时间,数以千计的流火划过天际,纷纷坠落在主峰之上,火舌吞噬草木宫殿,火星四下飘散,弟子们想去救火,但不断落下的雷殛却将火苗击得四处飞散,片刻之间,便处处是火,火光血红,乌云浓黑。天地之间,云海千峰诸峰崩裂,群谷动摇,在隆隆雷声岌岌可危。




十九的天龙被毁,闷哼一声,吐出一口血。




他艰难抬头,看着宛若魔神一般的张小凡,不由得生出一丝绝望。




还有谁能阻拦他?










遥远的云海彼端,次第崖上,一名沉睡中的年轻人忽然睁开双眼,眉心绽出一丝红痕。




年轻人看向某一处,神情狂喜而不敢相信,“……是他,是他!”












张小凡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。




他只知道,自己胸中万般痛楚,如绞痛,如刀割,如剑劈,如火烧,如一寸寸被捏碎。




他一定要做一些什么事,来减轻这样的痛楚。












藏锋山师兄提剑赶来,见此情状,来不及询问原因,捏了云光掠向张小凡,问道,“小凡你在做……”




张小凡抬起手来,五指一收。




藏锋山师兄只觉眼前一花,咽喉便被捏住一般,难以喘气。




张小凡收紧手指。




藏锋山师兄憋得面皮发红。




十九挣扎站起来,“小凡!张小凡!住手啊!”




张小凡充耳不闻。




十九咬牙,“你是怎么跟我说的!我心由我!这句话,难道你忘了?!”




张小凡看向十九,手一挥,藏锋山师兄宛若破布一般被掷了出去,直到撞倒山壁方才跌落,落地便是一大口黑血喷了出去。




十九被张小凡这般血红瞳仁一眼。不由得后退一步。




张小凡的声音却直接在脑子里响起来,“他在哪儿。”




十九说,“你看见了,他就在这儿!”




张小凡抬起手,十九觉得心口剧痛。




张小凡慢慢收手,十九便觉得心也在痛楚,仿佛有人捏住了自己的这一颗心。




张小凡的声音响起,“他在哪儿!”




十九痛得嘴唇发紫,仿佛下一刻,这颗心就要被捏得粉碎。




张小凡痛极欲狂,厉声道,“把师父,还给我!”




十九眼前一黑,几欲死去。




却见一道天光刺破重云照了下来。




十九感觉到了一种诡异气息,既非道法,也非魔气。




他循着气息看去,却看见了无边红莲业火之中,走出一名红衣年轻男子。








年轻人踏过了无边火海,走到了伏羲大阵之前。




他凝视伏羲印许久,慢慢伸手出去,触摸一枚圆印。




陌生又熟悉的魂魄气息。




年轻人喃喃道,是你。




张小凡见有人触碰伏羲印,陡然狂怒,一挥袍袖,便有一道乌黑魔气击去。




那年轻人头也不回,魔气陡然消散。




年轻人这次转头看去,看见了张小凡,认得张小凡是向自己索讨桃花的凡人,




但今日的张小凡,已非当日的张小凡。




皮囊血肉,在年轻人的眼中,本是无常。但张小凡身上的气息同样陌生又熟悉,年轻人骤然变色,……是你?!




张小凡见那年轻人不放开伏羲印,怒喝一声,抬掌劈向年轻人。




年轻人猛地抬手,握住张小凡的手腕。




两个年轻人极近极近的盯着对方。




眼中同样翻滚血海以及如血海一般的仇恨。










十九愕然,不清楚状况,这红衣年轻人虽是人形,但仔细一辨,便可察觉出气息并非凡人,也并非妖魔,而是更为古老,更为强大的一种怨戾。








全部的伏羲印此时却突然金光暴涨,一枚半人多高的伏羲印击向红衣年轻人,红衣年轻人撤手后退。




那枚伏羲印的内环咒文转得极快,嗡嗡作响,护在张小凡身前。




张小凡伸手,想摸那伏羲印,却是挨得越紧,手臂越‘嗤嗤’烫出了一道道血痕。




张小凡此时,心痛难挡,双膝一晃,竟跪了下去。




伏羲印嗡嗡转动,却是片刻不离。








红衣年轻人看着伏羲印,说,我找了你很久。我一直以为能找到你。




我错了。






年轻人微微一笑。




火光映得他的面颊犹如初雪一般无暇。




他的面颊却滑落一颗泪珠。




年轻人伸手,接住了自己的眼泪。






我已经懂得了什么叫人间,什么叫悲苦,什么叫欢喜。什么叫爱恋。




但是,我找不到你。




原来,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,人间就没有你了。












红衣年轻人走到张小凡跟前。




张小凡跪在伏羲印后,黑发又暴涨了数尺,手指全部变形,容貌更是布满了交错纵横、凹凸不平的血虫一般的咒文。




他早已入魔非人。




但伏羲印片刻不离,始终护住他。






红衣年轻人开口,轻轻的说,“你不用自责,也不用难过。他喜欢你,无论为你做什么,他都是愿意的。他和你在一起的日子,一定很开心。”




张小凡十指深陷土中。




血泪一滴滴落下。




红衣年轻人说,“你要他活吗。”




张小凡猛然抬头,死死盯着红衣年轻人,说,“……我要。”




红衣年轻人说,“救活的他,不是现在的他。”




张小凡说,“我要他活。”




红衣年轻人说,“救活的他,不会记得你。”




张小凡说,“我要他活。”




红衣年轻人说,“他的魂魄破碎太多,而肉身全无,需你以血肉作为祭祀……”




张小凡一字一句的说,“我要他活。”


 








红衣年轻人看着张小凡,再看向伏羲印,说,“好。”




张小凡也看去。








两个人一起看着漫天金色波光。






众生是你。




众生不是你。
















 




他打出生下来就体弱多病,八岁那年爹爹为了筹药费去山中挖土灵芝,却遇见了妖怪。如果不是云海千峰的人恰巧路过,他爹爹早就成了妖怪的口中食。




为了报恩,也为了一样行侠仗义,他拜入云海千峰。






每一代的新弟子先要在主峰待上一段时间,学习道法和仙术,然后去比剑峰参加弟子擢选大赛。各长老会物色适合的弟子。




他参加了三次,却没有一次被选中。




后来是掌门看不下去,在第四次选拔的时候,将他塞进了一座山宫。




这个宫又冷清又寂寞,除了他之外,没有其他弟子。




据说,他的挂名师父道法高深,十分厉害,在许多年前一场和妖魔的大战中受了重伤,一直在禁地休养。




也就是因为这个,掌门才放心塞他进来。那位师父说不准要过个几百年才能出关。






冷清也有冷清的好处,一个月下来,都没有一个造访的客人,他也乐得清闲自在。




唯一会来的是一个白胡子一大把的老师叔。




那老师叔每次来,都会带着一个使了法术会蹦会跳的兔子馒头。一人一馒头坐在院子里看风景。




有一次,他好奇的打听,老师叔笑笑说,小时候在这儿住过。






连老师叔都不来的日子里,他就打打扫,做做点心。虽然云海千峰讲求道法天理,但这个烟火食,他是无论如何戒不掉。




在厨房忙活了一会儿,他想着拿点桂花去缀一缀这碟出炉的白糖果。




沿着曲折长廊,走到了院子。




他远远看见有个人站在桂花树下。




一开始还以为是老师叔。但走得近了,才发现不是。










灿烂犹如黄金堆砌的桂花树下,站着一名年轻长老。




他连忙行礼。




年轻长老眼也不错的盯着他,“……你是谁。”




他说,“丁隐。弟子丁隐。”




年轻长老又看了一会儿,露出了一点微笑。




“我是无我宫的主人。”




丁隐惊讶的看着年轻长老,那个传说中很厉害的长老,竟然是这般年轻?




年轻长老的声音柔和,“我是你的师父。”






风吹过,金黄花瓣漫天遍地。








“我叫张小凡。”












上邪。




我欲与君长相知。
















完。



小寂虐一生

.:



陵越负着长剑,走过山道。


阳光穿透树荫,洒下零星光点。


山坳中,乳白色的雾气缭绕。


溪涧无声流淌,透明的溪水上漂浮点点花瓣。


藏在深山里的一树花,不知道什么时候绽放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凋谢。经过的路人偶尔会闻见一缕暗香,循香而去,却见不到它的踪影。

 


陵越沿着溪水而去,绕过一片山石,却看见一个小小少年坐在溪水边。少年穿着淡青的衣裳,系着朱红的腰带。脚踝发肿,衣裳的下摆也沾染了湿泥。


陵越走过去,脚步声惊动了少年,少年回头的姿势灵敏又轻快,仿佛一只随时跳起来逃走的小鹿。


他的脸上写满了倔强与戒备。


陵越温和的说,你不要怕,我是昆仑山天墉城的弟子,你……受伤了?


少年看了陵越一会儿,方才说,我不小心跌倒了,扭伤了脚。


陵越看见了少年腰带上垂下来的六安玉佩。黄金打成了薄薄的金箔,又用金箔勾勒出云纹,便说,你是这山上乘寿宫的弟子?


少年点了点头。


陵越说,我正要去拜见乘寿宫的主人,不如,我送你回去?


少年摸了摸脚踝,说,可是,我走不了。


陵越说,你若不介意,我背你?


少年皱了皱眉头,看来是不情愿。


陵越很温和的说,我比你年长几岁,照顾你是理所应当。况且你现在受伤了,我们修道之人,理应彼此扶持,彼此照顾。


少年想了想,便点了点头。


陵越便将少年背在了背上,往山顶走去。




少年细细的胳膊围住陵越的脖颈,说,仙长如何称呼。


陵越笑道,我叫陵越。


少年说,我叫玄都。


陵越背着玄都走了一会儿,说,仙长师从天墉多久?


陵越说,我自出生便拜入天墉门下。


玄都说,看仙长如此风范,想必已经潜心道法多年。仙长的年纪,想必也是大出我一大截。


陵越失笑,说,对,我已经很老很老了。


玄都问,有多老?


陵越说,好几百岁。


玄都小小声的嚯了一声,说,那真是很老很老。


陵越唇角染笑,面如玉璧琢成,这一笑,宛若玉石光华流转。


玄都又问,仙长漫长岁月之中,可遇见过心仪之人?你们……我是说咱们修道之人,是否真要断绝情爱之念?


陵越失笑,你小小年纪,也就懂得了喜欢?


少年皱眉,说,年纪小怎么了。喜欢一个人便是喜欢,心中一念,与年纪有什么相干。


陵越说,你说的是,这倒是我说错了。


少年说,那么仙长……仙长有喜欢的人么?



陵越没有回答,背着少年,踩着溪上白石而过,走到了溪水的对岸,回头对那少年说,可闻见了什么?


少年不解,深深吸了口气,倒是闻见了陵越颈间的淡淡气味,不由得红了红脸。结结巴巴说,闻、闻见什么?


陵越说,乘寿宫四季如春,山下的花还没有开,此处却已开得正好。


少年听陵越这样说,果然也闻见了若有似无的甜甜香气。


少年顺手摘下,握在了手里。



少年搂着陵越,看着陵越的侧面,轻轻说,如此说来,仙长没有喜欢的人罢。


陵越反问,你有么。


少年说,我……我想有。


陵越问,想有?


少年说,我想有一个喜欢的人。我若是喜欢他,便陪他游历山川景域,我若是喜欢他,便为他去摘东海最大最明亮的珍珠,为他去取昆仑山的烟雾云霞,带他去傜山,去……总之,我要为他做一切能让他开心快乐的事。


少年带着一丝呢喃,说,我……我便当着他的面,告诉他。我喜欢他。


陵越此时停下,放下了少年。对那少年说,乘寿宫就在前面,你照顾自己,我去了。


少年看着陵越离开,握了握拳,想开口,却又不开口。眉心中,宛若花放一般,缓缓绽出一抹血滴似的红痕。


陵越却停下脚步。


少年注视陵越的背影。


陵越说,我若是喜欢一个人,就背着他涉水,过山,与他一起闻一闻春日里的花香。






陵越没有回头,并没有看见那少年已经褪去了变化的形态,变回了原本的青年模样,朱袍黑发,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背影。


陵越说完这一句,便再度走去。




初春的风软软吹过两个人的面颊,像是离别的情人的吻。有一点点的温柔,也有一点点的悲伤。





肉腾腾:

青菜不难找,在这一片倒掉的旧屋周围的菜畦随便拔两根。肉不常有,总被轰。”所以我会狗吠,学得可像。狗都怕我。”
他从床底撬出一截朽木,小心翼翼添进火堆,“你知道这家人去哪了吗?他忽然盯着我,止住了话头,阴晴不定的表情在一团团烟火里忽明忽灭。

憨夫成龙【9】

啊啊啊啊啊开始虐了

.:



憨夫成龙【9】








陈深刚听见柱子说‘拿下此人’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懵的,直到被副官拖出门去才回过神来,挣开副官的手,想冲回屋子里,喊了一声,“柱子!”




可他没想到,柱子分明听见了,但就跟没听见一样,柱子看着自己,眼神冷漠至极,还皱了皱眉。




陈深怔住了。




副官再度抓紧了陈深,拽到了门外,叫来两名士兵,吩咐道,“带下去,看管起来。”




士兵应声,架住了陈深便往外走。陈深拼命的扭过头去,紧紧盯着那扇房门。




副官注意到了陈深的视线,心中一动,说,“等一等。”








张启山处理了这么一桩意外,旋即出门处理公事,这段日子他不在,诸般事体都堆积如山。




等得傍晚回来,副官等在门前,接过了张启山的大氅,张启山往屋里走去,却见副官神色有异,便问,“怎么了。”






副官斟酌的说,“回禀督座,日间那个可疑分子……”




张启山道,“怎么?问出底细了,还是问不出来,要我亲自料理。”




副官的声音低了一低,说,“他说……他认识您。”




张启山说,“他当然认识我,不然怎么……”




张启山的脚步一停,看了副官一眼。




两人心中都明白。张启山此前失踪过一段时间,而那段时间里遇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,张启山毫无印象。




张启山面色沉了一沉,不再出声,直到进了书房,副官关上了门,张启山方才问,“他还说了什么。”




副官说,“属下仔细盘问,他什么都不肯说,倒是提过一个人名‘柱子’。因此副官着人去云福记打听,得知此人名叫陈深,是云福记新聘的台上掌柜,之前住在云涞山,是一名剃头匠人。”




张启山皱眉说,“云涞山?”




那座山,距离自己遭伏击的地方不远。




副官说,“陈深的表哥就叫柱子,两人都在云福记里做事,但前几日柱子失踪不见,陈深四处寻找,云福记众人都知此事。”




张启山斜斜坐在椅子上,按着额角,闭目不语。




副官说,“属下打听得来,那柱子是……”他顿一顿,说,“……是个傻子。”




张启山一下睁开眼来,看着副官。




副官不敢说下去。




张启山说,“继续。”




副官方才道,“属下搜检了云福记,找出一样东西。”




张启山说,“什么东西。”




副官拿出画纸,摊开来给张启山。




张启山皱眉,“这是什么?山水图?”




副官说,“是……是陈深画的那位表哥的人像,看样子,打算借此去寻人。”




张启山嗤笑,“真若是有人长成这副样子,岂不是妖怪。”




副官说,“属下也是这样想,但细细询问那云福记的掌柜,经那掌柜描述,那柱子长得……长得……”




副官不敢往下说。




张启山按住额角,揉了一揉,冷静道,“长得与我一模一样?”




副官嚅嚅道,“……正是如此。”




张启山沉默片刻,说,“叫陈深过来。”






陈深便带到了张启山的书房。




他站在门口,一时没有迈步。




副官催他,“还不进去,督座在等你。”




督座。




陈深想,不是督座,是柱子。




陈深推门进去,看见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站在窗前,穿得军服长靴,背挺身直。




陈深想,是柱子,一定是柱子。




张启山回过头,看见了站在副官身边的年轻人,有礼一笑,说,“你叫陈深?”








陈深看着张启山,慢慢点了一下头。




张启山说,“请坐,”又对副官道,“奉茶。”




陈深仍旧站着,张启山眼神示意副官,副官便再请陈深坐下。




张启山与陈深对面而坐,端着茶盏,说了一番致歉之词,“最近府中有些意外,所以发生误会,还请包涵。”




陈深双手捂住茶杯,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


张启山轻描淡写的说,“听闻我前几日受伤,有劳陈先生多番照料。”




陈深听见这一句话,方才一震,看向张启山,嘴唇动了一动,似乎想说柱子。




张启山只做不见,说,“那段时日的事,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若有失礼之处,也请陈先生雅量。”




陈深一眨不眨的看着张启山,说,“……你不记得了?”




张启山将茶盏放在桌上,平静的看着陈深,说,“毫无印象。”




陈深看了好一会儿张启山,方才慢慢的低下头去,再也不说话。




张启山又客套了一番,见陈深沉默,便让副官先送陈深回房休息。




副官领命而去,送完陈深之后回复复命。




张启山问,“陈深说了什么?”




副官说,“看他样子疲累得很,什么也没说。”




张启山微微蹙眉,说,“看紧此人。”




副官不解,“督座?”




张启山沉声道,“大婚在即,绝不容半点纰漏乱。将此人软禁起来,大婚之后,再放他出去。”



JingshuZhu:

故地重游

上次来骆驼石已经是三年前了,时间过得好快!这个机位本是日出位,这次尝试日落拍摄,发现了新角度。

Wendy薇甜:

#wendy的小厨房#圣诞史多伦面包。这款面包是德国圣诞节的传统面包,丰富的果干,各种香味混合,象征着襁褓中的耶稣。